未分类

图标是一只蝴蝶的软件是什么

/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沈沣还没从气愤中冷静,身子轻轻的颤抖。

沈清依也没急,只能等沈沣平静一点才能问。

这期间,她和刘雪梅对视了一眼,只是一个眼神,便心领会神。

她们只字不提知道沈清澜出狱的事,完全一副不知情的模样。

静静的等着沈沣说清今天发生了什么事,他竟然能气到昏厥。

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不小。

刘雪梅给沈沣顺背,良久,沈沣慢慢破平复一些情绪。

“清澜出狱一直没回去,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和贺景承勾搭上了,还从他手里拿到康泰的股份,今天股东大会,她拿着那些股份,逼我下台。”

刘雪梅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嘴角抽了抽,怎么也不敢相信,沈清澜和贺景承有关系。

沈清依也同样震惊。

但是她震惊的点和刘雪梅不同。

俏皮迷人视觉少女轻舞飞扬

她一直知道贺景承有女人,只是没抓住确实的证据。

她震惊的是,这个女人竟然是沈清澜。

“我真后悔在她出生时没掐死她,才让她有机会来气我。”

沈沣一提起今天的事,浑身都血液都往脑子里冲。

那个不孝女,害他在公司丢那么大的脸,越想越气。

刘雪梅从震惊中回神,“她和贺景承勾搭在一起,肯定故意的,知道贺景承和依依的关系,才故意搞破坏的,这要是让贺家知道,依依这婚事,肯定得黄。”

从某种意义来说,这是乱伦。

妹夫和姐姐搞在一起,让人知道,就是丑闻。

“她休想!”沈沣气呼呼的。

“就是,她的心肠也太恶毒了,竟然勾引未来妹夫,在牢里这些年,也没改好,就应该再把她送进去,让她好好的受受教育。”

“妈,现在当务之急是想想怎么解决眼下的事。”

沈清依比刘雪梅镇静。

“她手里有那多股份,而且股东门都站在了她那一边,暂时想要扭转乾坤不大可能。”沈沣满脑子想的都是公司的事。

他舍不得那个位置。

而沈清依和刘雪梅关心的事,沈清澜和贺景承的事。

会不会影响沈清依和贺景承的婚事。

还有,他们的关系到了那一步?

贺景承对沈清澜的事知不知道?

刘雪梅找借口把沈清依叫出去,商量对策。

她们走到楼梯间,巡视一圈,没人刘雪梅才开口,“贺景承和她有关系,一点都不知道?”

沈清依抿唇不语,她又不是傻蛋,贺景承的变化她不知道。

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是沈清澜。

“只要贺景承不知道当年那晚是她,就还有机会,而且就算贺景承知道,我也有办法毁她。”

那个花大价钱得到的视频,她还攥在手里,要是真扯开,她就传到网上,让她做不了人。

“贺景承肯定不知道她的过去。”沈清依肯定的说,要是贺景承知道那晚是沈清澜,他不可能不戳穿自己。

沈清依的眼珠子转了转,好像想到了好的方法,不由的笑了笑,“妈,我会有办法,只要贺景承不知道那晚的事,我就还占着先机。”

刘雪梅见女儿有注意,欣慰的笑了笑,“是我女儿,我就知道不会让我失望,贺景承是的,谁也别想夺去。

她妈斗不过我,她也同样,斗不过我女儿。”

沈清依笑了笑,当然贺景承是她的,也只能是她的。

贺景承又不聋,沈沣吼的那么大声,他都听见了。

本来他倒无心放在心上,但是沈沣说到康泰股份的事,他上了心。

因为那份东西他给了青兰,她是沈沣口中那个不孝女?

沈家瞒了他什么?

没想明白怎么回事。但是他会查明白。

从医院他回了公司,一进门严靳就迎了上来。

脸色很微妙。

贺景承淡淡的撇他一眼,“有事?”

“那个……让我查的事,我查清了。”

贺景承眉梢轻轻一挑,似乎很满意,这个时候严靳把事情查清,并且报上来。

他正想弄清楚怎么回事呢。

严靳却不轻松,他怎么也没想到,青兰竟然做过牢,还是沈清依同父异母的姐姐。

到了办公室,贺景承坐在办公桌后,点了一根烟,让严靳开始汇报。

严靳深深的吸了口气,鼓起勇气,“青兰,原名沈清澜,沈清依同父异母的姐姐……”说到这里他偷偷看了一眼贺景承。

这点贺景承从沈沣的话里,已经猜到,只是更想知道,沈家为什么瞒着。

他深深的吸了口烟,袅袅白雾萦绕,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,淡淡的语气,“继续说。”

“四年前,她因开车撞死人,进了监狱,今年八月份出的狱,沈家可能觉得她身上有污点,一直对外隐瞒,称只有沈清澜和沈清祈两个孩子……还有……她……”

严靳吞吞吐吐的样子,让贺景承沉脸的越发的沉,怒喝一声,“说,还有什么!”

“她,她在监狱时怀过孕,但好像夭折了。”

严靳说完赶紧低下头,她在进监狱已经是污点,竟然还在监狱里搞怀孕,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的人品。

黑压压的乌云,翻过贺景承凌厉的眉目,她,真是好样的!

他紧咬后牙槽,压抑着呼出一口气,“把她给我叫来!”

严靳大气也不敢喘,说了一声是,便退出办公室。

沈清澜在公司,严靳去的时候,她正在和林羽峰讨论业务上的事儿。

严靳会来,沈清澜倒是挺意外的。

在她看来,当贺景承给了她股份的那一刻起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结束了。

“来有事?”

沈清澜问。

严靳的脸色变了变,他来岂止是有事。

她也太大胆了,竟然那么重要的事,都敢瞒着他家大老板,这不是找死吗?

“是的,请青……不,应该是沈小姐,跟我走一趟。”

沈清澜倒是没太大的意外,这件事早晚贺景承都会知道。

何况,她把沈沣的位置挤掉,更是加快了他知道真相的脚步。

“林羽峰这里先交给,我去去就回。”

沈清澜交代了一声。

林羽峰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,“去吧,这里有我顶着。”

沈清澜这才放心的跟严靳走。

沈清澜从始至终都很安静,严靳从后视镜中看她。

犹豫了一下,还是准备提醒一下她,“我家大老板脾气不大好,尤其是不喜被人骗。”

沈清澜知道严靳这是好意提醒,便朝他点了点头,说,“谢谢,我知道了。”

到了公司,严靳带着她到总裁办,“人在里面,自己进去吧,我就不进了。”

严靳见过贺景承发火的模样,这个时候,他还是别去触霉头了。

沈清澜点了点头,说道好。

她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应声,才推开门。

贺景承立在窗前,背对着门,双手抄兜,身形伟岸挺拔。

沈清澜站在门口,“找我。”

“把门关上,”

贺景承没回头,语气听不出喜怒。

沈清澜转身将门关好,站在门的一侧。

贺景承慢慢的转过身,隔着一段距离,静静的看着她。

嘴里嚼着两个名字,“青兰,清澜?”

沈清澜很镇静,“我从未说过,我叫青兰,是叫错了,我只是没更正,并不是有意骗。”

他的表情越发的阴森,一步一步逼过来。

沈清澜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,他此刻的样子太恐怖。

“贺先生,我们已是钱货两清,没资格质问我什么。”

“呵!”贺景承冷笑一声,如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,他一把遏制住她的下巴,迫使她和自己对视,“没资格?别忘了我们的契约还没结束,我现在让脱光了,站在门口供人欣赏,也不能说不!

只要我想,我可以让拿到的那些股份,一瞬间变成废纸!”

沈清澜垂在一侧的手,抖了抖,强装镇定,“想怎么样?”

贺景承掐着她的下巴越发的用力,阴测测的发笑,,“像这样,不知羞耻的女人,活该的孩子会夭折,根本就不配做母亲!”

埋藏在心底的伤痛,就这样被人硬生生的撕开,鲜血淋漓。

孩子是她不可触碰的底线,亦是她不可提及的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