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不能观看的软件

/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她走去拿来毛毯替她盖上,正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,却听到她说道:“雅梅,若清竹回到阮氏公馆,马上就让她过来找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朱雅梅忙答应了,又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老太太,要不要找瀚宇过来问问清楚?”

阮奶奶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说道:“不用了,他很快就会过来找我的。”

她说得胸有成竹,朱雅梅虽然惊讶却也没再说话了,她当然懂得不能多插嘴去问有些事。

阮奶奶说完这句话后打了个呵欠,真的睡过去了。

朱雅梅替她盖好被子,轻轻地退到一边去了。

“乔总,小心点,这里有根树枝呢。”阮氏公馆的大花园里,木清浅正陪着乔安柔在太阳底下散着步,乔安柔满脸矫情,眉眼间都是喜不自禁,木清浅则是极尽拍马屁地哄着乔安柔高兴。

乔安柔穿着温软精致的棉布鞋的脚轻轻抬了下,移过了木清浅特意为她踢过树枝的路面,一手抚着小腹,脸上的笑非常舒畅。

“乔总,那个贱女人已经几天没回到阮氏公馆里了,怕是听到怀孕的消息已经吓傻了,自知斗不过,只怕再没脸回阮氏公馆了。”木清浅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乔安柔,满脸鄙视地说道,心里那是舒爽极了,终于看到那个贱人的报应了。

乔安柔都怀孕了,季旋也是满口答应了,看还能怎样翻天?就是想做阮瀚宇的情人,恐怕也是不能得逞了!乔安柔怎么会同意呢,想到这儿,木清浅阴阴笑了笑。

“她想跟我斗,那是不自量力,我可是听说瀚宇特地把她打发走了,只要我在这阮氏公馆里呆上一天,她就别想得逞,告诉,以后可要学乖点,多帮着我点,眼下剧组那里暂时就不要去了,陪我呆在这阮氏公馆里照顾我就行了,工资我出双倍给,我们阮家有的是钱,做得好了,等我当上阮家少奶奶到时不会少了的好处的。”乔安柔冷笑一声,高傲地说道。

天使笑容清纯美少女白色蕾丝美腿诱惑写真图片

这番话听得木清浅心花怒放,双眼放光,忙压低声音说道:“乔总,我可听说阮家有一套上好的珠宝,叫做什么海洋之心,深蓝色的透明钻石,超大粒,那是稀世珍品,全世界都仅有几颗,当年演那个什么电影时就只曾在电影里出现过,阮奶奶就有一颗,据说是要传给当家大少奶奶的,乔总,您要跟阮总结婚了,那珠宝肯定就是您的了,那个贱女人上次跟阮总结婚时,阮家奶奶都没有给她,可以想见,阮奶奶也不一定真的喜欢她了,现在您又怀上了孙子,应该是要留给您了,以后您就是阮家少奶奶,这不给您那会给谁呢。”

木清浅说得有板有眼的。

“算识货,还知道点东西,看来我是没有白用了。”乔安柔得意地望了她一眼,笑得有点张扬,手轻抚着肚子,嘴里喃喃着:“儿子,可要争气点,妈妈现在可是为了连事业都不要了,要不是为了对付那个死女人,我这么好的身材哪会这么快怀孕呢。”

“乔总,明天要体检了,要不要通知阮总陪您去呢?”木清浅想起了明天乔安柔可是要去医院做体检的,忙讨好的问道。

乔安柔一听,脸色暗了暗,阮瀚宇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,自从听说他送走了那个贱女人后,就再也没有回过阮氏公馆,对她还是不理不睬的,就是打他的电话不是不接,就是简单几句敷衍了事后,匆匆挂了,越想越觉得委屈,扭头就朝着翠香园走去。

刚走近翠香园,却见电动车正朝着这边驰来,乔安柔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车上的阮瀚宇,不由喜出望外,满眼放光,慌忙朝着电动车小跑过来。

“乔总,小心,注意安全。”木清浅慌忙跟上来扶着她,故意大声说道,“现在您可怀孕了,不能跑这么急的,到时动了胎气,阮总会心疼的。”

电动车刚停下,阮瀚宇就跳了下来,木清浅的话可是一字不落的落入了他的耳中,剑眉微拧了下。

“瀚宇,瀚宇,可回来了。”乔安柔趋步上前,朝着阮瀚宇怀里扑来,一扑到他的怀里就紧紧搂住了他。

“瀚宇,终于看到了,太好了,明天可要陪我医院检查。”乔安柔在他怀里娇嗔委屈地说道。

阮瀚宇几乎是刚跳下车来,还来不及站稳,乔安柔就饿狼赴虎般扑了过来缠住了他。心中跳了下,脸上没来由的闪过一丝厌恶,不知为什么,他现在只要看到乔安柔就想躲得远远的,甚至都不愿意跟她说话,今天要不是季旋催得紧,他才不会回来。

“安柔,注意下形象,这里可是阮氏公馆,有好多的佣人在呢。”阮瀚宇掰开她的手,冷冷说道。

“不嘛,宇,我们都快要结婚了,怕啥呢,我好想,自从那晚后,都过去这么久了,也不来看下我,好伤心啊。”乔安柔在他怀里委委屈屈,不满地说道。

那天晚上,他是那么勇猛,那么激情难耐,都几次把她弄得昏死过去了,她就不信,他会不爱她,不爱她的身子,那个晚上,她可记得清清楚楚的,他是那么强烈,不知魇足地要她,若是真不爱她,哪会如此表现呢,男人嘛都是喜欢装装样子的,他是阮家少爷,这点心思她能懂。

听到她提起了那晚,阮瀚宇气恼不已,脸上都是尴尬,木清浅站在旁边低低的笑。

“阮总,乔总给您准备了许多上好的绿茶呢。“木清浅想着阮瀚宇爱喝绿茶,忙讨好的帮着搭腔。

阮瀚宇这才注意到了旁边站着的木清浅,心中一惊,她怎么到了阮氏公馆?

当下厉目一扫,冷声问道:“怎么会到了阮氏公馆里?”

木清浅听到阮瀚宇如此严厉冷漠的话语,吓得不敢说话了,她不知所措地站着,只是望着扑在阮瀚宇怀中的乔安柔,表情有点木纳。

“瀚宇,她是我的经纪人,现在我怀孕了,自然就跟在身边照顾我了。”乔安柔听到阮瀚宇不满的声音,忙娇嗔嗔地替她答道。

经纪人?阮瀚宇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他可是听说乔安柔请了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经纪人,什么都不懂,还心高气傲的,得罪了许多广告代理商,而且经常对着媒体口无遮拦,弄得剧组那边很头痛,正想要问问呢,原来竟是木清浅这样的货色,难怪了,这若不乱套都难。

这样的女人呆在身边那当然好不到哪里去了,可他现在只想把乔安柔打发走了,这样的小事,如果她喜欢,就由着她吧。反正只要把她捧红了,他就准备撤了。

想到这儿,懒得说话了。

“阮总,乔总日日夜夜想着您呢,您不在的日子,她可是天天望着您回来,乔总对您真是情深意重啊。”木清浅见阮瀚宇不说话了,以为默认她了,心中高兴,忙拍着马屁,讨好的说道。

“是吗?”阮瀚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还挺会说话的,看来,我得要多谢的提醒了。”

木清浅一听,满眼星光灿烂,笑得越加明媚了。

“安柔,站好。”阮瀚宇的声音忽然一冷,眼里寒光一闪,一把拉开了她。

乔安柔硬是被他拉开了,抬头看到他满脸不悦,知道他现在很不高兴,不敢再惹他,只得站在了一边。

“木清浅,我问,们家是怎么住进飞扬小区的?那里可是木锦慈的物业,理应是属于木清竹的,怎么会让们住进去呢?”阮瀚宇走过去一把拉住木清浅朝一边走去,把她狠狠丢在一边,脸色阴沉地问道,眼里的光冷得像冰。

木清浅站立不稳,好不容易扶着树干站稳了,目瞪口呆,手足无措。

阮瀚宇眼里的光就如同那冰块,直沾着她的身子,寒气一点点往里浸透。

她最害怕的事情终于来临了,原来以为阮瀚宇不会过问这件事了,没想到连木清竹都不在身边,他就如此直裸裸地责问了出来,当下,脸上涩涩的,紧张不安的解释道:“阮总,这是我们木家的祖制,我大伯死了,他的家财只能传给木家的儿子,孙子,孙女是没份的,像我也是没份的。”

这话怎么听得那么刺耳呢!

阮瀚宇剑眉皱得更深了,嘿嘿一笑,冷冷说道:“啧啧,真是稀奇,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祖制吗?我可是第一次听说,而且法律上有明文规定,木锦慈的遗产只能是给配偶和他的女儿,们算什么,凭什么能继承他的遗产?这脸皮可是比城墙还厚呢。”

木清浅一听,脸色发白,支支吾吾的,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可是又不甘心,只得大着胆子笑着讨好的说道:“阮总,这是我们木家的家事,也是我们木家的祖制,阮总,您还是带着乔总进屋去吧,乔总已经出来好一阵了呢。”

阮瀚宇嘴唇微抿,眉眼一挑,眸中寒光乍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