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看看宝盒app官方苹果

/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华奇顿住。

雷深看了木暖心一眼,无声地出了病房。

华奇凑近木暖心:“怎么了?”

“是救我的么?”

“对,救了一天一夜。不过,孩子没有保住。”华奇说出来,那是因为她觉得木暖心不会因为孩子没了而痛苦。

那本就是痛苦的根源。

木暖心沉默了许久,久到以为她不会再开口时,说:“没了也好。”

“现在主要就是养好身体,其他的都不要想。”

华奇出了病房,木暖心缓缓地闭上眼。

她就算不去问为什么雷深会在这里,心里大抵是清楚的。

那么现在孩子没有了,她是不是又要被雷深带回去?

文艺妹子清新旅行写真

毫无疑问吧?

头几天,木暖心就一直醒了睡,睡了醒,身体也恢复不少,至少能坐起来了。

只是还不能有大动作,胸口会痛。

听到进门的动静,木暖心转过脸,就看到了雷深。

她一点都不想看到他,但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在雷深面前变得无力。

在上午的时候,她就问了华奇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出院,华奇说,三天之后,然而回家后也是修养,只不过是换了地方。

木暖心想着,回家,总比在医院里要好。

“出了院,我想住在华奇家里。”这是木暖心醒来后,和雷深说的第一句话,夹着生疏。

“可以。”

木暖心不去想雷深为什么会同意,静了许久,问:“我母亲葬在哪里?我想去看看她。至少应该让她知道,我现在……活得好好的。”泪水印在眼眶里。

“等康复,带去。”

木暖心闭上眼。

“没有话可说了?”雷深问。

木暖心听到了,可是她不想说话了。

然后感到床沿一沉,她的整颗心都跟着沉了下。

雷深上身压下,没有压到木暖心的身体,是虚着的,薄唇触碰上木暖心的耳廓,然后是白皙的脖颈,舔,舐着细嫩的肌肤。

木暖心轻颤了下,吓得发抖,却也不敢动,因为她不知道雷深要做什么。

“求不要碰我。”木暖心睁着眼睛睫毛都在抖,泪水从鼻梁上滑过。

“不碰。”雷深虽这么说着,但木暖心的耳朵和侧颈被舔,舐的发红,才放过她。

雷深退开,木暖心的身体才慢慢地放松。

然后又蜷缩起来,闭上眼睛。

在出院的时候,木暖心在病房里换下衣服,华奇在旁边帮着她。

“雷深呢?”木暖心问。

“找他?”华奇意外,没想到木暖心会主动问雷深,那人就像是她心里的魔障。

“嗯。”

华奇刚想说出去问问,就见雷深进来了。

“说带我去见我母亲的。”木暖心说。

“等完全康复。”雷深说。

“我已经没事了。”木暖心想知道自己母亲葬在那里,以后她和雷深就再也没有瓜葛。

木暖心坚持要去,雷深没说什么,就带着她坐上了车。

当半个小时后,车子驶进她熟悉的宅子里时,脸色立刻变了:“怎么带我来这里?想做什么?”

不会是故意说带她去见她母亲所葬之地,实际上却是又要将她囚禁于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