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我要下载绿巨人视频

/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此为防盗章楚灼还在掏东西。

   到最后, 楚玥已经说不出话来,心里只有不断刷屏的念头:他们这次到底去了什么地方?怎么能得到这么多的东西?还有, 阿灼就这么将这些东西掏出来真的好么?

   “这是一阶到七阶的灵草, 这是灵果,这是灵泉水, 这是……其中一阶到七阶的灵草有:一阶缕婆丁、二阶千丝情柳、三阶……”

   听着她的叙述, 楚玥的神色已经木然, 只有她手掌中那只小猴子高兴得唧唧叫。

   感觉到灵目猴传达过来的高兴心情, 楚玥终于回过神, 开口打断楚灼的话。

   “阿灼, 灵泉水和化形草这两样我不要!”楚玥坚定地说。

   “什么?”楚灼有些愣, 看着对面娃娃脸的少女。

   楚玥挠挠头, 有些赧然地道:“阿灼,灵泉水和化形草太过珍贵,我其实也很想要, 可我知道, 以我现在的实力,我无法保护它们。如果被人发现我有这些东西,不说我有没有那能力保存它们, 甚至可能会因此带来性命之忧……”

   在晋天大陆, 只要有常识的修炼者都知道,灵泉水和化形草有多珍贵。

   灵泉水能迅速补充灵力和治疗、缓解伤势的作用,更能作用在炼丹、炼器、种植灵草等方面,简直就是万能的存在, 可惜它十分稀少,就连洗剑宗那样的大宗门,估计也无法像她们现在这样,奢侈地以瓶来论,喝一口喷一口都没问题。

   而化形草,那就更了不起了,估计只要是楚家的人都会心动的。

   清纯元气猫耳娘美女卖萌俏皮超可爱活力图片

   可是楚玥知道,自己的实力不足,如果被人发现她有这些东西,后果不堪设想,纵使这只是楚灼答应给灵目猴的报酬。

   不过楚玥仍是很感动,明知道这两样东西的珍贵,楚灼仍是当着她的面拿出来,可见是一个极守信之人,也是对她的信任。

   为不辜负这份信任,楚玥不想要它们。

   楚灼深深地看她一眼,说道:“真不要?这可是给灵目猴的报酬,它很喜欢呢。”

   楚玥低头看向灵目猴,见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瞅着自己。

   她忍不住笑了下,将它捧起来,在它脑袋上亲一口,爽朗地道:“小目,真是对不起啊,以后等我拥有足以保护我们两个的实力后,我给弄更好的东西,只要有小目在,还愁找不到更好的么?”

   这也是楚玥虽然有些可惜,却没有坚持要的原因。

   只要有灵目猴在,她以后想要得到什么珍宝都容易,灵目猴可是比寻宝鼠更灵敏的妖兽,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人因为她的灵目猴找她合作,到时候她能得到的也更多。

   这次楚灼借灵目猴、给报酬之事,也让楚玥发现她的灵目猴虽然只是辅助妖兽,却对很多探险者来说必不可少的伙伴,特别是进入秘境探索时。

   楚灼见她坚持,想了想,说道:“我明白了。不过我还是不能占灵目猴的便宜,不如这样吧,灵泉水我先给一点,其他的放在我这里,以后如果需要的话,直接跟我说。”想到上辈子自己直到死,都没有再见过楚玥,楚灼又补充一句,“如果我们以后还能再见的话。”

   楚玥没听出她的言意之外,拍手道:“那再好不过啦。”

   “那化形草……”

   “也放这里吧,或者用其他东西换化形草也行。”楚玥爽快地说。

   灵目猴是一种不能化形的妖兽,所以楚玥对化形草丝毫不感兴趣,至于以后她会不会再契约到其他妖兽,那也等以后再说。

   楚灼忍不住微微笑起来,说道:“阿玥,都将这些东西放在我这里,万一以后我们一直没法再见怎么办?”

   这话让楚玥有些疑惑,“怎么?阿灼要离开?去哪里?”

   楚灼便将自己因为凑巧救了洗剑宗一位峰主、得到他许诺的洗剑宗修行名额的事情和她说了,“等族长将此事禀明族中长老们,我应该就会出发去洗剑宗修行。”

   楚玥吃惊地看她,然后为她高兴起来,“太好了,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啊,我相信阿灼进洗剑宗修行后,修为一定会飞快地增长的。”然后又有些失落地道:“其实我早就知道,和我们不一样的,迟早会离开楚家,走得比我们都要快。”

   楚灼眨了下眼睛。

   楚玥神秘地凑过来,“听说们嫡脉的五房,就是修行速度比较快,才会离开楚家,只不过好像的曾爷爷和父亲当年都做了十分厉害的事,让大家都不太爱提他们。”

   楚灼笑了笑,淡淡地说:“是么?我很少听人提他们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。”

   听到这话,楚玥又有点同情她,觉得楚灼之所以修行速度这么快,估计也是环境逼出来的。从小一个人生活,什么都要靠自己,没有父母亲人帮扶持,可想而知有多难过。

   最后,关于那灵泉水和化形草,楚玥只要一小瓶灵泉水,化形草则用其他东西代替,由灵目猴自己去选代替化形草的东西。

   楚灼也十分大方,但凡它看中的,都送给它。

   收下报酬后,楚玥一脸严肃地道:“阿灼放心吧,这事除了我和,我谁都不会透露的,除非我死!”不管是化形草还是灵泉水都事关重大,楚玥并非傻白甜,这种事情还是分得很清的。

   楚灼微微笑道:“我信。”

   楚玥的性格其实很好,楚灼虽然不知道未来她会不会改变,但现在这小姑娘十分真诚。

   会将这些东西如实给楚玥,除了这是给灵目猴的报酬外——楚灼从来不愿意在妖兽身上耍手段,也是因为她以后可能不会再见这些人,纵使再见,以她的实力足以应付,方才会这般坦诚。

   楚灼已经习惯每做一件事,都事先考虑好后果,才会迈出一步。

   冲动这种东西,从她渐渐地适应这个世界的某些变态的生存方式后,就已经被抹去。

   ***

   回到楚家的第二日,楚灼和当初一起进清心竹林修炼的小伙伴们见个面,并且告知他们自己即将前往洗剑宗修行的事情。

   在场的人反应不一。

   楚元喆和楚青峦都十分惊讶,楚尚一脸羡慕,楚青词面无表情,楚玥十分不舍。

   不过,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机会难得,纷纷恭喜楚灼。

   唯有楚青词默默地坐在那里,最后一脸认真地对楚灼道:“我知道很厉害,不过迟早有一天,我会追上来的。”

   楚灼朝她微笑,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 谁知看到她的反应,楚青词的表情十分僵硬,又有几分愤怒,起身就走。

   楚灼被她弄得有些莫名其妙,转头看向楚元喆等人,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心理年龄太大,已经弄不懂年轻的小姑娘们的心思。

   楚青词是一个骄傲又好强的姑娘,也是一个天生的修炼狂,可以说是楚家的一个另类,她将自己当成修炼目标和竞争对手的事情楚灼是知道的,每次对她的挑战,都欣然应允,将楚青词的竞争对手的角色扮演得极好。

   楚元喆笑嘻嘻地说:“谁知道她在想什么?成天冷着一张脸,除了她肚子里的虫子,估计没人懂。”

   楚青峦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觉得,青词应该是为阿灼的反应生气。”

   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。

   楚青峦定定地看向楚灼,尚属于少年的声音柔亮干净,却一句一字地敲打在楚灼的心头上。

   “阿灼确实是我们中资质最好的,就算被称为天才的青词这几年拼命追赶,如今也只是凝脉境一重。其实自己应该知道,的实力已经超出我们太多,不管我们如何追赶,也赶不上,就算是青词也一样。青词虽然将当成竞争对手,但她心里明白自己和之间的差距,可是每次在青词挑战时,的反应……”

   楚青峦想了想,用一句非常恰当的话来形容,“完全不在意!是的,根本就不在意,这才是让她生气的。就像刚才,她说那话时,嘴里应下了,但却根本不在意。”

   最后,他轻声说:“有时候,不在意往往比其他更伤人。”

   楚灼惊讶地看着他,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似的。

   楚青峦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有些喘,眉宇间的孱弱和阴郁越发的明显。他用手抵着唇畔咳嗽几声,方才用那双深沉的眼睛继续看着她。

   楚灼半晌没有说话。

   其他人感觉到气氛不对,都没有开口。

   ***

   回到竹屋后,楚灼摸摸自己的脸,忍不住开始反省自己。

   不过她的反省还没到一分钟,就被扑到脑袋的妖兽打断,还有蹭在脚边的渊屠玄龟,用一双黑豆眼呆呆地看着她。

   楚灼知道这是要吃灵丹的意思,从储纳戒里拿出一瓶丹药,一只塞一粒,很快就将心中的情绪抛开。

   比起照顾少女微妙的小情绪,楚灼觉得即将要进洗剑宗修行的事情对她更重要。

   嗯,楚姑娘就是这样的性格,偶尔敏锐细心,偶尔也十分的大咧。

   吃过丹药后,小乌龟去泡五行活灵水,阿炤则离开竹屋,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撒野,反正整个楚家,除了有高阶妖兽守着的修炼秘境外,几乎没有它不能去的地方。

   不过楚灼还听说,有些神兽也有这样的神通,而且神兽是生来就自带这种神通,拥有一个天然形成的芥子空间。与人类需要亲手建立的不同,这才是神兽与人类之间的区别,也可以看出这上天对神兽的偏爱。

   虽然可惜,但楚灼活了这么多年,经历那么多事后,已经明白人不能太贪心的道理,在取与舍之间需要有一个度,否则上天将会收走赋予的气运,没有气运加成,一切很快就会走到尽头。

   所以楚灼也没想到要将这口灵泉都带走。

   她从储纳戒里取出十个超容量的瓶子,放到灵泉上汲灵水。

   这些超容量的瓶子是她这三年断断续续地采购的,也是晋天大陆所能制造的最大容纳量的瓶子了,里面另有乾坤,能装比它们本身看起来更多几千倍的水。

   楚灼身上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不少,这些都是上辈子历练后带来的习惯,在关键时候总能派上用场。

   将十个瓶子都灌满灵泉后,楚灼看一眼那灵泉,发现灵泉里的水一点也没少,便能确定这眼灵泉里的灵水还有很多。可惜这处秘境等武晟继承它的传承后,就会将人排除出去,并且以后不会再打开,想第二次来都不可能。

   遗憾地看一眼那灵泉,楚灼便招呼几个妖兽,离开这里。

   楚灼沿途开始攀爬错落有致的钟乳石,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后头的阿炤并没有跟着离开,而是继续蹲在灵泉旁,歪着脑袋看着灵泉,尝试性地朝泉水伸出爪子。

   在它的爪子伸进灵泉水时,灵泉水的水位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下降,直到只剩下浅浅一层后,阿炤才收回爪子,又瞅一眼这眼灵泉,方才离开。

   这灵泉是由地下的灵髓稀释产生,这地下的灵髓不知道形成多少年,而且埋藏得深,俨然与这秘境融为一体,并不好取。现在取完这眼灵泉,只要有地下的灵髓,再过个几百年,很快又会汇集成一眼灵泉。

   沿途折返后,楚灼计算着时间,开始有目的地往这秘境的传承之地而去。

   上辈子是武晟得到传承,楚灼并不知道这传承是什么,是以也不清楚这秘境是哪个大能留下的,那大能又是做什么的。

   她现在准备做的事情是,像上辈子那样施恩于洗剑宗。

   楚灼拿着剑在黑暗湿润的通道中穿行,经过一处布满吸血虫的通道时,她拿出火属性的灵符砸过去。

   吸血虫被火烤得滋滋响,空气中飘来一股烧焦的肉香味。

   那附在山壁上的吸血虫蠕动起来,它们的外形是暗红色,将原本暗褐色的山壁装点得像血的颜色。当它们静止不动的时候,不管是人还是妖兽都会忽略它们的存在,一旦踏入吸血虫的地盘,就会被虫墙包围住,将人或妖兽吸干血肉,留下一副白惨惨的骨骼。

   此时吸血虫蠕动时,那密集的肉浪触须,看得人心头发毛。

   楚灼也和很多正常的女孩子一样,对这种软绵绵的爬虫类天生有一种厌恶的心态,在它们朝她涌过来时,她一手拿剑一手砸符,提剑将弹过来的吸血虫砍成两截,砸符火烧,两不耽搁。

   阿炤原本是站在她肩膀上看的,见那些吸血虫越来越多,不知死活地喷来,格外的恶心,顿时怒了,张开嘴,一道蕴含毁灭之力的灵火喷过去,瞬间就将一洞的吸血虫烧得死透透,连渣也不剩。

   楚灼维持着持剑劈砍的动作,然后转头看向肩膀上的小妖兽。